當前位置:華聲晨報網 > 社會 > 人物 > 正文

歲末,我遇見了百歲“紅軍哥哥”……

0評論0時間:2019-12-25 12:36  來源:華聲晨報  作者:粟海英 通訊員 吳生  點擊:次  字號:

1577258748771688.png

1577261091453081.png

敬仰·感恩 

  一晃就是2019年的歲末了,回望一年,才發覺原來這一年自己是有多么的幸運,因為有幸參加執行了湘江戰役紅軍遺骸收斂和保護這項光榮的任務,所以對這段歷史更加刻骨銘心,也因為對紅軍的那份敬仰和感恩,在任何時候都不會因歲月綿長而沖淡的原因,對歷史更加敬畏。湊巧的是,11月底,因為“建設可愛的中國2019高峰論壇”在桂林召開,主辦方把來自全國各地的專家和貴賓組織到龍勝進行采風和調研,受縣委委托,我負責龍勝與主辦方的調研對接工作。

  2019年12月3日接待的午宴上,主辦方讓我拜見了一位老將軍,居然是85年前紅軍長征經過龍勝的一位老紅軍,他就是原朱德總司令的文書,紅管家袁存建老前輩。當我向他致敬時,他悄悄在我耳邊說“長征的時候我經過你們這里”。那一刻,我眼睛都瞪大了,是真的嗎?在驚訝的同時,立刻肅然起敬,內心既激動又興奮:85年后,簡直不敢相信會有紅軍戰士回到這里!

  歷史還有更加驚人的巧合,那就是當年湘江戰役后,紅軍翻越老山界進入龍勝是在1934年12月4日,而袁老前輩一行居然在2019年12月3日來到龍勝。我立刻讓黨史部門查閱,在解放后,有無史料記載過當年經過龍勝的紅軍,是否曾經有返回過龍勝的?黨史部門查證之后,說沒有。這就意味著,袁老前輩應該是紅軍長征經過龍勝后第一個返回到龍勝的紅軍。85年啊,當年紅軍鼓勵少數民族群眾“繼續斗爭,再尋光明”的標語還在;當年龍勝少數民族群眾感恩紅軍的“朱毛過瑤山,官恨吾心歡。甲戌孟冬月,瑤胞把家還”的詩刻還在;當年的紅軍啊,一走就是八十五年哪……

1577259437103160.png

回家 

  當天在革命烈士紀念碑園祭奠完后,袁老的助理對我說,袁老已經與主辦方商量,他想留下來在龍勝多住兩晚,他說他回家了,看看家里的變化,但是,他不打擾官方,那一刻,我眼淚都要流下來了,“回家”多好,看看“家里”的變化,這就是八十五年來紅軍的牽掛吧?當天,我把這個情況向縣委作了匯報,縣委指示,讓我全程陪同老紅軍在龍勝的行程,要把龍勝人民一直以來對紅軍的情感和感恩作好匯報。

  接到任務后,我與相關部門把行程方案向助理作了具體的對接安排,當晚,我陪同袁老用完晚膳,漫步在龍勝的街道,精神矍鑠的他,高興地看著龍勝的夜景,不停地說,看得出這里群眾很幸福,看得出你們的經濟發展得不錯。

  我說,老將軍啊,85年了,您終于回來了,紅軍終于回來了,我們要感謝您,感謝紅軍啊。我說,多年來,龍勝的各族干部和群眾在用不同的方式表達對你們的感謝和思念,您這次回來,多走走看看,當年您走過的地方,包括朱總司令住過的地方,我們都保護的很好。老人家聽了很高興,他說,我現在也幫不了你們了,明天我幫你們寫幾幅字留作紀念吧,隨后他與我開玩笑說,這次回來不走了……第二天是12月4日,就是當年紅軍進入龍勝的第一天,我們陪同袁老前往平等鎮龍坪村探訪朱德總司令的住處。因為路途遙遠,加上道路正在修建,原本想建議袁老換個點,但老人執意要前往,他說,他既然回來了,就要多看看。

  車子顛簸了兩個小時,終于來到龍坪村。因為當年敵特縱的那場挑撥離間紅軍與少數民族群眾感情的火,龍坪村應該是紅軍長征過龍勝時留下最多動人故事的村。紅軍樓是當時周恩來副主席指揮紅軍戰士救火的指揮所,審敵堂是紅軍當年審判縱火燒寨嫁禍給紅軍的敵特分子的法庭。紅軍樓和村莊旁邊的銀杏樹都依稀看得到當年火燒過的痕跡。

1577259550284698.png

  老人一進寨子,就說:“變了,變了”,以前是茅草房,現在是磚瓦房,石板路還在,很好。到達紅軍樓,老人家凝望了很久,他說,鼓樓還在。我攙扶他一起登上鼓樓,等候在這里的鄉親們立刻站起來鼓起了掌,他們昨天聽說有老紅軍要回來了,高興地打油茶、蒸紅薯、把暖暖的炭火搬到鼓樓里,他們要與紅軍哥哥說說話,拉拉家常,他們等的太久了……說話間,幾位老奶奶從懷里拿出自己繡的鞋墊,她們說,當年紅軍過我們這里,鄉親們那時候送了草鞋給紅軍,現在,我們可以送自己繡的鞋墊給紅軍了。

1577260553102863.png

  說著,她們把用紅紙包裹著的鞋墊鄭重地送給袁老。一位剛剛趕來的奶奶,把自己手織的侗錦給袁老披上,她流著淚用侗語對袁老說,包啊(哥哥啊),道時乃打哩賴(我們現在日子好了),本靠孝時賈占虧了(多虧有了你們),謝謝您!

1577260847108255.png

  鄉親們親熱的拉著袁老聊天,因為這些老人歲數也都大了,說起普通話沒怎么順暢,我坐旁邊竟然當上了袁老的侗語翻譯員。85年來的第一次重逢,85年后重走這一段長征路,路上的親人可好?路上的戰士可安好?這就是紅軍對鄉親的牽掛,這就是鄉親對紅軍的思念。上午十一點,袁老不顧身體疲勞,在鼓樓上揮筆題寫“天下平等”“鼓樓情深”的墨寶,贈與百姓。

1577259148114077.png

英雄

沿途的鄉親聞聽有紅軍戰士回到龍勝,個個都想見見當年曾經在這片土地上的浴血奮戰的英雄,下午三點,袁老便來到當年發生湘江戰役最后一次阻擊戰的樂江鎮江口村。當年,左翼紅三軍團在完成寨納、馬堤河口阻擊任務后,12月9日,派出兩個團急行軍到石村河口和獨鏡布防,桂軍第二十四師也來到石村,雙方于10日清晨開始交戰,這次戰斗進行了三天三夜,最后紅三軍成功保衛了中央軍委第一、第二縱隊和各路軍團主力安全地通過平等鎮進入湖南湘西地域,在這次戰斗中,紅軍傷亡三十多人。如今,江口村這里還建有一座紅軍墓,墓中長眠著18位紅軍烈士,當地群眾世代守護著把生命留在這片土地上的恩人。

在知道村里建有一座紅軍烈士墓,墓中長眠著18位紅軍烈士時,袁老執意要過去看看,看看長眠于此的老戰友。走過一座風雨橋,看到鄉親們把紅軍烈士安放在這風景秀麗的風水寶地袁老甚是欣慰。戰友們,我來看你們來了……

在烈士墓前,老紅軍肅穆而立,為烈士們上了三柱香,端起酒杯將酒灑在墓前,向烈士們致敬、鞠躬,并沿著烈士墓走了一圈。他說,老天眷顧,我還能活到今天,可大多數戰友們都長眠各地了。

12月7日,天氣晴好,由于北京有任務,老人家要離開龍勝返回北京了,幾天時間的接觸,感覺老人平易近人,貼近基層,看到他與少數民族群眾親如兄弟姐妹般的感情,仿佛又看到當年紅軍隊伍在龍勝十天九晚的時間里與龍勝各族群眾那血融于水的畫面。八十五年過去了,這方山水有了變化,但這份情感依舊,這就是紅軍與人民永遠不變的情。回眸,新年即將來臨,在我寫這篇文章之際,剛好收到遠在北京的袁老將軍從萬里之外寄來的禮物,“平安是福”、“淡泊名利”的墨寶,袁老說,祝愿家里的妹妹平安幸福!在感動和感慨之余覺得,能在紅軍長征過龍勝85年后的今天,有幸遇見了百歲的“紅軍哥哥”,又何嘗不是一種幸福?(龍勝縣委常委、統戰部長粟海英/  龍勝縣融媒體中心 通訊員吳生斌/ 

分享到:
【責任編輯:李春玲】
發表評論 評論數(0)
華聲晨報簡介 |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微博微信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 隱私政策 | 服務條款 | 意見反饋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無關,其原創性及文中內容未經本站證實,本站不對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準確性給予任何保證或承諾,僅供讀者參考。本站作為信息內容發布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立場;本站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本站或通過本站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本站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如本文內容影響到您的合法權益(含文章中內容、圖片等),請及時聯系本站,本站將會進行相應處理。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